在當今美術界,評論一個中國畫畫家作品的時候,“在傳統的基礎上創新”的這句話可能是使用率最高的一句話,被評者也很滿足于這句話的贊揚,這句話也往往成了許多平庸畫家的座右銘。

  事實上,人類有史以來沒有任何一個偉大的人物能夠獨自創造一種文化,也就是說人類文明史上任何偉大的創造都是在傳統的基礎上創造的。所以說,“在傳統的基礎上創新”這句話好比說人不吃飯會死掉一樣的正確而無聊,毫無意義。

  但是,這句話有很多副作用:第一,混淆了傳統中的優與劣。似乎傳統的東西都是好東西,都要作為基礎讓后者學習、研究、傳承。其實,傳統中有很多糟粕,并不是所有的傳統都要去學習、繼承的。第二,誤導了學習藝術的方向,讓那些充滿活力的年輕人花很多寶貴的時間盲目地臨摹傳統筆墨,錯過了發揮創造力的最佳年齡,現在藝術院校中國畫專業的學習方法與老年大學沒有什么本質區別。第三,成為產生庸才的溫床。讓那些沒有藝術創造能力的從藝者很心安理得,且自以為是的緊盯著、剽竊著傳統,還自以為干著維護傳統文化的偉大勾當。讓許多庸才有恃無恐、像模像樣地混跡于藝壇,整體降低了中國畫家這個群體的品位。第四,阻礙了中國畫的健康發展。任何一個領域庸才總是占大多數,這個觀點導致模古之風四起,唯傳統是從,一直在所謂的基礎上忙得不停,根本談不上什么創新,中國畫界被摹古之風籠罩,創新作品反而顯得形單影只,頗有劣幣驅逐良幣的勢頭,讓中國畫創作嚴重脫離了現代文明的步伐,在一片迂腐的土壤里茍活。第五,這句話的武斷性導致人們不再對傳統進行反思,進入盲目狀態。前面的文章中我講過中國畫的筆墨傳統僅僅發展到程式化的層面,只是歷史性的、階段性的筆墨經驗。主客觀相結合產生的中國畫程式,它本身認知世界的科學性、嚴謹性是不可能完備的。因為大量主觀成分的加入,它的偶然性就增多,必然性就減少;感性就強,理性就弱。也就是它對世界的解釋,在某種程度上是不真實的、隨意的、變形的。這樣一個隨意的、變形的、理性程度不高的程式系統,不具有公理性。它并沒有真正地把握表現世界的規律,傳統筆墨只能作為古代民族特色很強的中國畫的基礎,不能作為要具有很強現代性、世界性中國畫的基礎。到了現代社會,中國畫家的基礎需要廣泛吸取整個人類藝術以往的經驗和知識,這樣才有可能超越和彌補傳統的不足,創造出符合整個人類需要的現代形態的中國畫。

  評價一件藝術品優劣的關鍵詞就是創造,所有流傳下來偉大的藝術品都具有極強的創造性,沒有創造的作品再功夫了得也是偽藝術、是贗品,不值一提。美術史可以證明,所謂傳統基礎好的不一定有創造,但是,凡是有創造的,對傳統幾乎都是了解的最深,把握的最好。原因是傳承太容易,創造何其難!

  因此,“在傳統的基礎上創新”這個觀點對一個有創造性藝術家而言是一句十足的廢話;但對整個中國畫的發展而言是一句有害的廢話。現代中國畫家應該及早把這個觀點從思想中剔除出去!